菜单

海口市仍然隐藏着大量

2020年3月2日 - 热点专题

永利,500)this.width=500″
src=upload/news/n2013112207551444.jpg>鱼塘边漂浮的死鲶鱼500)this.width=500″
src=upload/news/2013112207552419.jpg>成群的鲶鱼争食漂浮的病死猪
今年8月底,商报率先独家披露位于海口闹市区的海口中医院后面暗藏7口鱼塘,其中6口鱼塘水域周边遍布养猪场、家禽屠宰场……养殖环境恶劣,水源遭严重污染,大量“垃圾鱼”从这里流向市场一事,在省内外引起广泛关注;后经权威检测,商报曝光的“垃圾鱼”养殖环境恶劣,不适合渔业养殖,鱼塘中养殖的大量鲶鱼不合格,检出高致癌物呋喃唑酮代谢物等,商报系列报道中披露的“垃圾鱼”最终被全部销毁。
海口“垃圾鱼”事件被曝光后,海南省海洋与渔业厅曾一度回应称,已组织3个排查小组,对海口周边以及全省各市县进行全面排查整改。如今近3个月过去了,省海洋与渔业厅的“全面排查整改”工作有何进展?又取得了哪些成效呢?
近日,商报记者对海口周边约40口养殖鲶鱼的鱼塘随机调查发现,这些鱼塘的养殖环境仍然堪忧!而海南省海洋与渔业厅至今仍未公布排查整改情况。
记者调查 养殖地点:城西镇苍东村向北约50米处
记者目击:水面漂浮大量动物内脏
11月15日中午,位于海口市城西镇苍东村村口,向北约50米处,商报记者在此看到约10口鱼塘,鱼塘内养殖的全是鲶鱼。
最靠近村口的一口鱼塘的水已被排干,鱼塘底的各种生活垃圾全部显露,其中有很多塑料制品,鱼塘边上有两辆中型货车,正将从鱼塘内打捞上来的鲶鱼运往市内销售。
记者对这几个鱼塘进行实地调查看到,几乎所有鱼塘内的水都是浑浊不堪的。沿着路口进去,第二、第三口鱼塘的水质一个比一个脏;第二口鱼塘水面上漂浮着大量动物内脏、死鸭等,鱼塘边上还堆放着成堆没有倒进水中的垃圾,大量的鲶鱼正在水里抢食漂在水面上的垃圾;第三口鱼塘的水呈红褐色,如同泥浆,水面上漂浮着十多条个头不小、已经死去的鲶鱼,它的同伴们正在三五成群地啃噬着这些死鲶鱼。随着这些鲶鱼在水中上下游动,水面上不时腾起阵阵油渍。
养殖地点:城西镇苍东村后门外 养殖户称:捞鲶鱼前要投“药水”消毒
随后,记者又赶到位于城西镇苍东村后门外,见到这里同样存在着十几口鱼塘,鱼塘内养殖的也全是清一色的鲶鱼。跟上述鱼塘一样,这些鱼塘的水质同样污浊不堪,最靠近路边右侧的鱼塘水面上,漂浮着死去的鲶鱼和各种垃圾。
记者走近第二口鱼塘,看到鱼塘边有一名妇女正在将收来的泔水用大铁桶烧煮,准备喂鱼。看到记者过来,这名妇女马上放下手中的活,主动走过来问记者:“你是来检查的吗?我们这里的水都是合格的。”这名妇女介绍,他们在此养殖鲶鱼已经有很多年了,养殖方法基本上都是一样的,虽然水质看上去显得脏,实际上是符合养殖条件的。她还透露,大约一个月前,曾有人来这里检查过了,不过,并没有对水质和养殖的鲶鱼进行抽检,“他们来看了,没有问题。”
这名妇女还告诉记者,这些鲶鱼出塘前,他们打捞时都会先用“药水”消毒,至于是什么“药水”,她称都是她老公买的,她也不知道。“打捞前消毒,再次放新鱼苗前还要消毒,要不然鱼会死的。”该女子如是说。
记者在苍东村走访时了解到,位于苍东村外约3公里的一片树林边上,同样暗藏着七八口鱼塘,这些鱼塘均养殖着大量鲶鱼,其中不少鱼塘的水质用肉眼看上去明显很脏。
养殖地点:秀英区永庄水库附近 记者目击:猪的排泄物全部直排鱼塘
11月17日下午,记者来到位于海口市永庄水库附近,对遍布水库周边的十几口鱼塘进行实地走访发现,距离水库不远处,遍布着大约15口鱼塘,这些鱼塘内养殖的也全都是鲶鱼。其中过半以上鱼塘的水质堪忧。
从椰海大道延长线边一条不起眼的小路进去约50米,就可以看到路边有三四口养殖鲶鱼的鱼塘,其中一口鱼塘旁边就是一个规模较大的养猪场,养猪时产生的所有垃圾以及猪的排泄物全部直排鱼塘。沿着这条小路向水库走不远,出现一条岔口,进入岔口向西,有一条与椰海大道平行的渣土路,渣土路左右两侧全是一口连着一口的鱼塘。
记者注意到,沿着渣土路两侧至少有4口鱼塘的养殖用水颜色异常,有的水呈墨绿色,有的水呈紫褐色,水面不时泛出油花,大量鲶鱼在水面上露着头,寻找漂在水面上的垃圾吃。
养殖地点:秀英区海口监狱后约150米处 记者目击:鲶鱼争食水中“病死猪”
11月18日中午,记者从位于海口市海榆中线的海口监狱附近一条土路进去,绕到监狱后面约150米处,看到这里住着不少外来人员。从一家在建的工厂院内进去,在这个正在建设的工厂后面有四五口鱼塘,其中至少3口鱼塘的水质较差。
记者现场看到,鱼塘水呈墨绿色,靠近工厂围墙边上的一口鱼塘水面上,漂浮着一头死猪,成群的鲶鱼撒着欢围着死猪抢食。记者走近后,这些鲶鱼竟然“不慌不忙”,依旧在“旁若无人”地争抢啃噬死猪。这头看上去上百斤的死猪被水泡得已经肿胀腐烂,几条鲶鱼钻进死猪的肚子里拱来拱去,还不时从猪肚子里拖出内脏,场景令人作呕。这口鱼塘的旁边还有一个家禽屠宰场,各种垃圾全部倾倒于此。由于嫌这里太脏,有人在鱼塘外面立了一道围墙。
记者向附近一名女子打听,为何有人将这么大一头猪扔进鱼塘,对方称:“病死猪呗,这还用说吗?不能吃就拿来喂鱼了嘛!”记者随后对附近几口鱼塘走访看到,与这口鱼塘相邻的另一口鱼塘内,同样漂浮着死猪。
令人不解 海南省海洋与渔业厅曾称全省排查整改
3个月后仍未向社会公开排查结果
早在今年9月初,海口“垃圾鱼”事件被曝光后,海南省海洋与渔业厅就专门召开媒体通气会宣布,立即组织3个排查小组,对海口以及全省各市县进行全面排查整改;整治重点是摸清鲶鱼养殖生产的底数,把鲶鱼养殖场的数量、面积、地点、生产规模、投喂饲料使用情况、水质情况、环境卫生情况等内容调查清楚,建立监管花名册,为加强日常监管打好基础;查清质量安全隐患,分析原因,制定整治措施;加大打击非法和违规养殖生产的力度。
另外,根据曝光的“垃圾鱼”事件,海南省海洋与渔业厅相关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承认,海南的水产品养殖及上市监管确实存在问题,并且已经向各市县发文要求立即对鲶鱼养殖户进行排查,在全省范围内进行现场整治。如今已经过去近3个月了,省海洋与渔业厅的“全面排查整改”工作有何进展?
综合整个“垃圾鱼”事件看,不仅是养殖环节存在问题,养殖户从流通环节中购买的饲料、鱼药等,同样存在问题。个别养殖户使用的呋喃唑铜以及孔雀石绿等违禁药物,均是从渔业养殖用品店购买的。那么,渔业部门在此次整治中,有没有将销售环节作为检查整治对象?最终有没有发现问题?
记者还了解到,今年9月5日,针对商报披露出的海口“垃圾鱼”事件,海南省海洋与渔业厅相关人士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曾表示,“鲶鱼不是海南水产品养殖的主要品种,产量仅占淡水养殖业的0.49%,全省水产品总体质量是好的”,并表示,“不清楚全省有多少养殖黑户”。既然不清楚有多少黑户,“0.49%”这一数据从何而来?说“鲶鱼不是海南水产品养殖的主要品种,产量仅占淡水养殖业的0.49%”的依据又是什么?记者调查中发现的上述几十口鱼塘均在养殖鲶鱼,这样的养殖规模难道仅限于“0.49%”之中吗?
对上述一系列问题,早在一周前,记者就曾以书面形式,将采访提纲递交海南省海洋与渔业厅办公室相关工作人员,请求依照我国《信息公开条例》,对上述内容予以公开回应并作详细解答,但直至记者发稿时,海南省海洋与渔业厅办公室相关负责人才给记者打来电话,称记者一周前提交的采访内容“找不到了”,让记者与该厅市场与质量监管处联系采访。
岛评 不公开信息是对民意的漠视 岳雪琪
为保障公民、法人和其他组织依法获取政府信息,提高政府工作的透明度,促进依法行政,我国《信息公开条例》规定:行政机关对涉及公民切身利益、需要社会公众广泛知晓的政府信息应当主动公开,特别是重点公开安全生产、食品药品、产品质量的监督检查情况。渔业养殖与广大消费者切身利益息息相关,“垃圾鱼”事件之后,社会公众需要对全省鲶鱼养殖情况的排查结果广泛知晓,省海洋与渔业厅作为行业主管的行政机关,更有责任主动公开上述信息。
但令人遗憾的是,早在一周前,记者就以书面形式将采访提纲递交省海洋与渔业厅,请求对将上述一系列问题予以回应并作详细解答,而省海洋与渔业厅一直保持“沉默”;恰恰在记者准备发稿时,该厅办公室给记者打电话称“采访提纲找不到了”。记者递交的采访内容事关食品生产安全,更关系到广大民众的健康,对媒体的采访尚且如此“不屑一顾”,对待普通民众又谈何“为人民服务”?早该公开的信息迟迟不予公开,记者递交的采访提纲也弄丢,此等稀里糊涂的“衙门作风”,更是令人费解和失望,试问:如果是其上级长官的批示,省海洋与渔业厅也会找不到吗?
全省鲶鱼养殖情况是否安全,事关千千万万的消费者利益,海南省海洋与渔业厅作为行业主管部门,如不能主动作为,及时公开相关信息,实乃对公众利益的漠视。&nbsp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